日本前高官杀子事件内情

记者/关瑁冉

 “我用刀刺了我的儿子。”东京地铁有乐町线平和台站以南的一所安静住宅区内,76岁的熊泽英昭在家中一楼的和式床垫上杀死了44岁的长子熊泽英一郎。当地时间6月1日下午3时30分,他用菜刀向儿子的胸部及腹部刺了数十刀,后者仰面倒下。随后他拨打电话自首。

   这起案件之所以引发轰动,是因为熊泽英昭曾担任日本农林省的事务次官(相当于中国副部级干部)。他从东京大学法学部毕业后,1967年进入农林省(现农林水产省),历任经济局长等职后于2001年就任事务次官。但仅一年后,因在疯牛病问题上处理不当,他于2002年1月引咎辞职。2005年到2008年还担任过日本驻捷克大使。

   在向警方供述时,熊泽英昭承认自己是有意杀人,但给出的说法令人震惊:儿子有暴力倾向,“不能给周围人添麻烦”。未曾想到,5月28日发生在神奈川县川崎市的无差别持刀伤人事件,竟成为这起案件的引子。

“不想添麻烦,只能杀了他”

   当地时间6月3日8时30分,熊泽英昭从东京都练马区警察署走出。他穿着一件白衬衫,眉毛末端有些发白,而无表情地进入警车。案发后,警方以“杀人未遂”罪铝逮捕他,伤者被送往医院后因失血过多不治身亡。熊洚则于3日被移送检方。

   在邻居眼中,熊泽是一个认真、温和的人。由于他在担任农林省官员时做了不少事,大家称其为“老师”。路过邻居家时,他也会主动打招呼。

 “上周还见到了他们夫妇,没看出有任何家庭矛盾。”一名80多岁的邻居说,他与熊泽都是当地“社会福祉协议会”的成员,熊泽给人的印象一直是彬彬有礼,没想到会有这种事发生。就在一周前,他还见到夫妇俩一起出门购物。“夫妇关系看起来很好,不像是有什么烦恼的样子。”

   但对于熊泽有儿子这件事,周围的人都表示不知情。附近的居民说:“没想到他还有个儿子。一直以为只是夫妇两人,时常会看到他的女儿前来探望。”与熊泽一起工作过的农林水产省相关人员也表示:“根本不知道他有儿子。”

   熊泽44岁的长子英一郎是个标准的啃老族,一直没有工作,长期闭门不出。父亲则将儿子的存在视为对家人乃至身边人的一种威胁。

   英一郎从中学2年级就对母亲实施过家庭暴力,他还在社交媒体上频频发表过激性言论,并将母亲称为“愚母”。2017年3月29日他在推特上写道:“中学二年级,第一次打倒愚母的快感到现在还记得。”同年1月21日他也曾放狠话说:“真想杀了愚笨的母亲。”

   但同时,他也喜欢拿父亲的身份进行炫耀。一位女性曾在网上与英一郎交谈过,他会刻意强调出身:“我的本名是熊泽英一郎,前事务次官的儿子。是不是很厉害?可是国家级别的人。”他亦在推特上说:“庶民要想与我父亲直接说上话,等到一亿年以后吧!我和你们这些庶民从出生起就是不同的人生!”

   他还理直气壮为自己的啃老进行辩护:“为什么要把我生下来?既然自作主张把我生了下来,那到死前最后一秒为止都替我负责吧。”

   英一郎一度离开父母,去东京另一处居所生活,却因倒垃圾等琐事与邻居发生过争执。其间他一直没有工作,由父亲负担生活费,仅通过短信与家人联系。今年5月下旬,英一郎突然说“想回家住”。案发10天前,他刚刚回到父母家中。

   案发当天,附近一所小学正在举办运动会,英一郎嫌声音吵闹,叫嚷道:“太吵了!干脆杀了这些小孩算了!”熊泽批评了儿子几句,两人因此发生了口角。此刻,另一起案件浮现在熊泽的脑海中。

   一周前的5月28日,日本神奈川县川崎市发生持刀伤人事件,一名五十多岁的男性双手持刀接连刺向等校车的小学生,造成2人身亡,17人受伤。嫌疑人作案后自刎身亡。

 “川崎市发生的小学生死伤事件在我脑海中浮现,我觉得他可能会伤害到其他人。”熊泽如此供述自己的作案动机:“我想绝不能给周围人添麻烦,于是捅了他(儿子)。”熊泽被捕后,警方在其家中发现了一则笔记,上面写着:“只能杀了他。”

   另一个刺杀动机是,熊泽感到自己和妻子的生命面临威胁。警方了解到,5月26日,熊泽曾在家中遭到儿子施暴,他的身上有疑似被殴打的瘀青。之后,这位父亲向妻子透露了杀意,称“下次再被施暴就不会手下留情”。在接受警方调查时,熊泽也承认:“如果不杀他,我就会被杀。”案发时,熊泽的妻子也在家中,但不在案发现场。

蛰居族恐成犯罪预备军?

   作为官二代的英一郎,还是一名沉迷于网络游戏的蛰居男。

   他在网络游戏《勇者斗恶龙X觉醒的五个种族Online》中使用的正是本名“熊泽英一郎”,并在简介中称:从《勇者斗恶龙10》上线第一天起就坚持每天登录。据说在游戏中,他和很多玩家发生过纠纷。

   他还曾炫耀在游戏上的大笔支出:“给观看2ch(日本网络右翼喜欢使用的网站)的啃老族们:2018年5月我的信用卡支付额是323729日元(约合2万元人民币),比你们父母拼了命赚的月薪还多。”他也发表过“韩国人没有人权;只是来要钱的吧!”等网络右翼常说的出格言论。

   惨案发生后,很多玩家发现,英一郎的游戏角色“Stella“依然存在。这引来大批玩家围观,甚至有人对他的角色使用起“复活术”。该游戏角色直到月2日晚才下线,其最后站立的位置成为“地标”,不少玩家到此进行悼念。

   据熊泽供述:”儿子有闭门不出的倾向,还有家庭暴力。”此前据日媒披露,川崎事件的杀人犯同样是一名“长期没有工作,有闭门不出倾向”的蛰居族。

   而在5月31日,福冈市博多区一户普通人家,蛰居在家的40岁儿子与家人发生争执,将70岁的老母亲推倒在地,并用刀刺向姐姐致其重伤,之后自杀身亡。

image.png

   由于上述凶杀事件接连发生,“蛰居族犯罪”的话题再度引发关注。对此,日本志愿组织“蛰居族UX会议”6月1日在其网站发表声明,声讨媒体将“闭门不出的蛰居族”与“引发杀人事件”结合起来的报道方式,认为这会让没有犯罪的蛰居族受到伤害,加深社会对他门的误解与偏见。

   为了帮助这_人群,日本厚生劳动省曾在2009年推出“蛰居族对策推进事业”,在各都道府县设立了175个“蛰居族地域支援中心“。2015年,日本根据生活穷困自立支援法,对上述支援设施给予财政补助,每个自治体可得到300万日元补贴;政府亦大力倡导“不丢下任何一个人,’理念,2018年更号称深入到市町村中,给予每位蛰居族以支援。但这些自治体的支援窗口设有诸多限制:年龄在39岁以内;以就业支援为主等。

   今年3月,日本内阁府对40到64岁人群进行调查,推算出此年龄段至少有61万人是蛰居族。其中49%闭门半年到五年,11%的人为20到25年,6%的人更是达到30年以上。有学者推测,日本蛰居族的实际人数或为100万到200万人。随着该人群年龄逐渐增大,进而也诞生了一个新名词:“8050问题”——指的就是父母80多岁、子女50多岁的高龄啃老现象。

   蛰居族问题专家、爱知教育大学教授川北稔认为,未婚、无工作的子女完全依赖父母的退休金,将会把双方都拖垮。目前日本在支援方面的行政体制还不够健全,无法提供有效的帮助。

   蛰居族人群引发的家庭暴力问题一时也难以解决。千叶市蛰居族地域支援中心每年承担2000多件支援服务。其负责人表示,暴力案例时有发生,但外人很难介入。“一旦发现危险,只能向警方及虐待老人的支援机构举报。”

image.png

   川北稔则建议,应当有效利用各个自治体的支援中心,对蛰居族的家庭情况进行摸底调查,各部门才能“对症下药”。“想让他们不被孤立,需要社会网络中的各个节点进行联动,才能产生有效的对策。” 

   惨案发生后,日本舆论充满了对这位父亲的理解与同情。“把川崎事件的犯人和自己儿子的形象重叠在一起了呢”如果父亲不这么做,可能再度发生小学生被杀惨剧”“虽然杀人不是一件应该被原谅的事,但作为父亲,或许只能这么做了吧”……很多网友提出,希望能对这位父亲酌情量刑,甚至要求将其无罪释放。

   更多人则认为,当务之急是避免类似事件再度发生。5月的惨案发生后,川崎市将每月28日定为“守护孩子日”,从警察到当地居民都参与其中,如果发现可疑人员可及时通报,实时信息共享。

口 编辑 漆菲 口 美编 虎妹

1
凤凰周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