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周刊 - 订阅从此开始!
 

凤凰周刊订阅官网

今日热门:

巴黎因何而燃烧

文化、专栏、重点导读 |时间:2019-01-09 15:16 |来源:凤凰周刊点击:

“就连当年纳粹也没有破坏”。年轻的法国国务秘书加布里埃尔·阿塔尔指的是在1940到1944年期间,纳粹德国占领了凯旋门,但并没有破坏这座建筑瑰宝。

但是此次立在凯旋门内,视为法国象征的玛丽安塑像面孔,被愤怒的法国人砸出了一个巨大的洞。相比于香榭丽舍大道街区那些被烧毁的豪车、被洗劫的店面、警方向示威者抛出的9861枚致眩手榴弹,这幅静止的画面对于法国社会更具震撼力。

2018年11月24日周六中午,在苹果公司位于香榭丽舍大道上新开张的旗舰店,笔者和数十位顾客在苹果店的地下室待了半个多小时,期间一位有密集症的女孩甚至情绪爆发大哭。

11月17日爆发的“黄背心”运动本来是为抗议汽油及柴油油价提高而起。2018年法国柴油价格增加了16%,和汽油一样贵。政府同时调高汽油和柴油税,计划2019年进一步加税。对价格最为敏感的草根和中产纷纷走上街头,“黄背心”示威迅速蔓延。黄背心本是飞机上的救生衣颜色款式,以黄背心为名,或许也包含救命的含义。

越来越多的“黄背心”抵达香榭丽舍大道,法国警方为了驱逐他们,开始投掷催泪弹和动用高压水枪。当“黄背心”被防暴警察推着往凯旋门方向走的时候,苹果店的员工将临街的巨大铁门关上一层,再关上第二层。其中一位苹果员工向笔者解释说:“我并不觉得我们有任何危险,这是一次和平的示威行动,但从安全角度考虑,我们必须这样做。”地下室的人们再度问苹果员工是否可以从后门出去时,他们回答:“上面现在四处是烟雾,不能出去。”他们指的是警方向游行者投掷的催泪弹所产生的具有刺激性的瓦斯烟雾。

根据法国内政部在17日午夜发布的消息,该日全法示威者超过10万人,其中在巴黎有近万人游行。香榭丽舍大道上的“黄背心”与警方冲突,造成包括五名执法人员在内的24人受伤,69人被临时拘留。

早在12月1日,已有上万名“黄背心”违令进入香榭丽舍大道示威,这是他们第二次强行进入未经批准区域示威,距离10月10日运动发起人之一德鲁埃的网络呼吁不过一个月。政府忽略了这个与政党无关、拒绝工会参与、自发组织的示威警告,政府也低估了它的扩散速度。12月4日,法国总理菲利普·爱德华被动宣布冻结三项税收政策,其中包含“黄背心”运动的最初诉求——暂缓上调燃油税。法国原计划明年1月起继续上调燃油税。

“任何税收都不值得以国家安全为代价。”法国总理如此解释他的让步。但这姗姗来迟的妥协,已经不足以满足“黄背心”们越来越广泛的诉求。短短几周之内,示威群体已经不再仅仅要求政府放弃增收燃油税,而是扩散到众多领域:提高最低工资;保证民众购买力;减轻对退休人员的负担等。

不仅如此,中学生开始封锁近两百所中学,全法学生联盟(UNEF)发起反对“针对非欧盟学生增收学费”的大游行,农业工作者也开始蠢蠢欲动。

“黄背心”运动逐渐升级,从反对不断上涨的燃油税,升级至对总统马克龙亲商政策及执政方式的全面抗争。明晃晃的“黄背心”涌动在法国各地的大街小巷,“马克龙下台”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马克龙的支持率也在抗议声中跌到了新低。

税制的不公

在每一个关于“黄背心”运动的节目中,减少富豪税务负担的“巨富税改革”不可避免地被提及。这是马克龙在上台之际,给法国最富裕的1%群体送上的一份厚礼。共和国前进党的辩解理由是,改变这项税收是希望富裕阶层将这些钱投资到实体经济中,以便带动法国经济发展,降低失业率。在2016年,巨富税为法国财政带来了48亿欧元的收入。这项在第五共和国首位社会党总统密特朗时期制定的税收政策,被修改为“不动产巨富税”——个人的豪华游艇、飞机、赛马马匹、豪华汽车、金条等,都不再是被征收的对象。

11月17日,“黄背心”们第一次走上香榭丽舍大道示威,高喊“缴纳你的巨富税”。可见这项税收废除在法国社会中的心理阴影。

马克龙在上台的第一个夏天,还执行另外一项重要改革。政府下令每位领取住房补助的房客,要从补助金中扣除五欧元。该计划一经传出,在法国社会迅即引发海啸般的争议。尤其是马克龙所持的“不过区区五元”的态度,让社会舆论普遍认为他们的总统不了解民情,漠视手头拮据的困难阶层。

一边急着为富人省钱,另一边又要求贫困阶层为国家多作贡献,导致普通民众心理上不平衡。巨富税的取消,给马克龙贴上了“富人们的总统”标签。在执政18个月后,取消的理由仍远远不能给民众一个清楚的交代。这部分被免去的税收,有多少真正投入到实体经济中?究竟带来了怎样的效果?马克龙政府官员并不能回答这些问题,而只是敷衍地表示,在未来几个月会有研究结论出来。

但是,手头拮据的法国苦难阶层已经无法再等候了。在圣诞来临之际,不少示威的“黄背心”表示,他们为连给孩子买不起圣诞礼物而羞愧。最关键的是一年半过去了,法国的经济并未有明显好转,失业率依然高居不下。对马克龙改革是否正确的怀疑种子已经种下。此时,马克龙提出要调高燃油税,显然就是点燃一个连接着火药库的导火线。

马克龙为富人们送出礼包,也与他的竞选资金来源有所牵连。2017年3月到5月,913笔大额捐助占了共和国前进党经费来源的一半。法国的单笔政治献金不得超过7500欧元,但这两个月至少630万欧元来自于这个被戏称为“千人俱乐部”的地方。去年,共和国前进党团队向《解放报》确认:“超过5000欧元的捐助只占整体捐助的三分之一”,被认为是在掩饰。这种情况下,取消巨富税被视为是他对政治献金捐助者的回报。

但是现在,从左派的共产党、社会党,再到环保党派,直到极右势力玛丽勒庞,都以“税收公正”的名义施加压力,要求政府恢复此项征税。在11月13日的法国国民议会关于财政预算的讨论中,法国不屈服党议员弗朗索瓦·胡凡也抛出“先归还巨富税”的要求。从数字上看,取消巨富税失去的48亿欧元财政收入,正好与马克龙要征收的40亿燃油税相当。但后者被认为是惩罚对居住在农村、因工作地与住所距离遥远而离不开机动车的工薪阶层。

为何不对国际集团的逃税行为开刀?这也是法国社会常年存在的疑问,尤其是庞大的逃税数据被媒体披露之后。根据英国非政府组织乐施会(Oxfam)估算,法国每年因大企业逃税而损失的金额介于600到800亿欧元之间,这相当于在2017年的国家教育预算。法国经济学家弗朗索瓦·加布里埃尔研究指出,富裕的法国家庭将将近3000亿欧元资产转移到避税天堂,相当于法国国民产值的15%。而据《十字报》2012年披露,在国外的法国人资产达到6千亿欧元,其中2.5千亿为个人资产,余下的为企业所有。

因此,对最脆弱阶层征税是被认为政府是在拿软柿子下手。就在几天前,负责性别平权事务的法国国务秘书席亚帕女士就表示:法国是有钱,就是看怎么分配。

傲慢和漠视

从农村燃烧到巴黎的这场火,并非只因为“征税不公”,被权力漠视也是支持队伍壮大的原因。

从10月开始“黄背心”的诉求并未得到政府的正视。在运动首次抵达首都之后,执政党内的一些议员曾公开支持“黄背心”诉求。但政府本身一直持强硬立场,拒绝向示威者让步。直到11月30日,也就是在第三次大规模游行的前一天,总理菲利普才肯放下身架,约见“黄背心”在总理府会谈。但此时,运动局势已经是“一场难以控制的大火”。

马克龙的一些亲信将政府的傲慢归罪到总理菲利普身上,认为这位右派的“朱佩主义者”,有带着朱佩一样的不近人情的冷漠,以及死板的工作方式。法国前总理阿兰·朱佩1995年因计划推行退休以及社会保险改革遭到大规模抗议,改革计划被迫放弃。而总理的亲信对外表示,菲利普不过是一位好学生。就连他接受电台和电视台的采访,也是经过共和国总统同意。言下之意,总理不过是对马克龙言听计从。

“不被听取”的感受是“黄背心”运动的助燃剂,但这并非只是“黄背心”的专利,这一感受在法国社会中普遍存在。贝纳拉丑闻垄断了整个暑假中的花边话题。这位并不在爱丽舍宫正式警务人员编制中的26岁年轻人,是总统最亲近的保镖。当他在5月1日的法国传统游行日上,对毫无威胁性的一男子大打出手的视频曝光后,舆论哗然。面对社会质疑,执政党采取一贯的傲慢态度。马克龙在沉寂多日之后才挑衅般地回应,“能将他招募入爱丽舍宫,我很自豪。”

马克龙对贝纳拉丑闻的回应,展现了他极其傲慢的一面,他拒绝接受任何批评。“唯一的责任者是我。如果他们要一位责任者,这位就在你们的面前。让他们过来找。”他回应批评他的人士。

年轻总统和媒体的蜜月期极其短暂,在竞选期间和执政初期,马克龙还在盛赞法国媒体的专业精神和监督职能,认为一个民主的社会离不开媒体的独立和言论的自由。在贝纳拉事件被曝光之后,他将此归咎在媒体身上,指责媒体已经“不再追求真相”。

今年7月,全球四大通讯社--法新社、美联社、路透社和彭博社的常住爱丽舍宫记者,被赶出自1974年以来就设在总统府内的记者室。“爱丽舍宫并不是属于你们的!谁赋予你们将记者赶走的权力?”通讯社的常驻记者抗议,无果。唯一的八位拥有24小时全天候有效出入证的记者,从此被迫迁出总统府。马克龙宁愿开出一张至少80万欧元的支票,来支付工程费用,他想要的是听话的媒体。

从12月4日往回的18个月执政期,被一种嘎然而止的转折划上一个句号。一年多来始终持强硬态度的政府,出现近乎幻觉的检讨。不止一位执政党成员,政府官员在媒体上表达了他们执政以来对民众的不够关心,与基层群众缺乏沟通做了检讨。

总理爱德华说:“我认识到事实的力量和严重性。这是这个辛勤工作的法国的怒气,他们甚至在月底手头拮据。这个法国正在被逼到墙角。这个怒气来源于一种深深的不公平,一种其劳动成果无法保证有生活尊严的权利。”

这样一个断裂式的转身,是否会给民众注入信任感?拒绝就此收手的“黄背心”,就传递出否定的态度。法国新闻电视台CNEWS在推特上做了调查,问题是:他们应该中止封锁吗?59%的人回答:不。

这是一个对马可龙极其棘手的阶段,他丝毫不想留下一个“强烈反对就能逼退政府”的印象。因为,在余下的三年半任期中,他还将面对两大不可能避免大规模抗议的重大改革:退休和失业保险。

孤独的国王

2017年5月7日临近晚上11点,三十九岁的马克龙身着短大衣,独自一人,在贝多芬第九交响乐“欢乐颂”的陪伴下,意气风发地从卢浮宫广场缓缓走出,走向等待“他的国民”。马克龙执政后在多个场合称法国民众为“我的国民”。接下来的演讲是令人振奋的。马克龙说:“我将捍卫法国。法国至关重要的利益,法国的形象,法国的使命。我在各位面前许下诺言。我将捍卫欧洲。”

马克龙所要捍卫的法国,是一个对传统政治丧失信心,但同时又不愿将国家命运拱手让给极右翼党的法国社会。在左右两大党派长期轮流执政,经济毫无起色的形势下,马克龙提出的“非左非右”政治立场很快吸引了民众。银行家出身的马克龙,宣扬自由主义政策,标榜亲企业派,确信经济的振兴取决于此,也认定以上几点是战胜高居不下失业率的先决条件。

入住爱丽舍宫之后,马克龙迅速着手推进一系列改革措施。他要求其政府成员以及在国会中占大多数的共和国前进党议员加大马力工作,以至于议员们一度抱怨体力不支。他的政治信用度,是建立在对竞选承诺的快速行动,坚定的信念和对反对者毫不留情的基础之上。这也使得他在第一年的总统执政中畅通无阻。

前总统奥朗德被库姆里新劳动法搞到焦头烂额,而走得更远的马克龙在执政第一年就强行通过了这个新劳动法。面对足以让法国交通陷入瘫痪的法国铁路公司的长期罢工威胁,马克龙未让步,以铁腕应对,最终驯服了这个庞然大物。

马克龙所在执政党在国民议会中拥有压倒性的优势,而其两个主要反对党却在大选失败后一蹶不振。右派的共和党多位重量级人物或被招募入政府,或因政见不谋而退党;左派的社会党更是处于生死存亡的边界——从两年前的执政党沦为排在极左翼法国不屈服党,极右翼国民阵线党,右翼共和党之后位列第四位反对党。

面对反对党派势力薄弱,马克龙以强势的总统形象出现在每一次质疑面前:“总统以66.1%选票当选”,更成为马克龙以及其政府成员惯用的挡箭牌。但严格来说,马克龙并非以其竞选政治纲领当选。在去年法国总统大选的首轮投票中,面对四位总统候选人,法国选民中的24%投票给马克龙。通常来说,这个时候得到的选票,是按照自己所中意的政治纲领投票。在二轮投票时,马克龙面对的是极右翼的玛丽勒庞。这种形势下,害怕极右翼上台的法国民众已没有其他选择。《21世纪资本论》作者托马斯·皮凯蒂直言不讳地说:“如果七成选民是为他的政治纲领投票,那他们在第一轮就会投票给他。从这点看,马克龙的选民基础并非如他所称的广泛坚实。”

与此同时,吸引选民的魅力之一是马克龙有打破旧政治体系的决心,大量起用无政治经历的非职业政治人物。尽管这被支持者认为能够吸收新鲜血液,但这些新政客很快被沾染了职业政客的毛病,他们也缺乏与选民常年沟通而生成的社会根基,使得马克龙成了悬空的总统。《世界报》的评论一针见血:“与他的前任们不同,后者可以在危机的时候,依靠有丰富经验的政党,有社会根基的代表,有久战沙场的部长们,还有社会上的各种合作机构。但是,今天的这个是什么都没有。一个悬空的政党,一些毫无经验的议员,一个不老练的政府,和被边缘化了的工会,国王赤身裸体,孤独一人,过于脆弱。”

来源:凤凰周刊总673期

特约撰稿:张竹林 (发自巴黎)

本文摘自凤凰周刊,如需订阅,请点击下面链接按钮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上订阅联系方式

《凤凰周刊》网上订阅

淘宝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阿里巴巴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Q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凤凰周刊》读者群
120461611
网上订阅支付方式
网上订阅汇款方式

1、银行划款

  • 开户名称:
    珠海凤凰星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 汇款帐号:
    2002 0267 0910 0004 875
  • 开户银行:
    工商银行珠海市旺角支行

2、邮局汇款

  • 收款单位:
    珠海凤凰星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 单位地址:
    广东省珠海市人民西路86号
  • 邮 编:519075

3、支付宝支付

电话联系订阅方式
  • 收订单位:
    珠海凤凰星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 单位地址:
    广东省珠海市人民西路86号
  • 订阅热线:
    400 6060 753 / 0756-2602588 / 2531788
  • 24小时业务咨询(陈经理)
    手机:13392956388
    QQ:909715189
    24小时业务咨询(赵经理)
    手机:13923367839
    QQ:1551580266
  • 大客户订阅咨询(胡站长)
    投诉监督建议(胡站长)
    手机:13824137388
    QQ:845322688
    邮箱: szfh16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