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周刊 - 订阅从此开始!
 

凤凰周刊订阅官网

今日热门: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封面故事 >

重新认识视障者

封面故事 |时间:2017-10-11 09:01 |来源:凤凰周刊点击:
 
  1263万,这是目前唯一官方的、根据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所确定的内地视障人群的数量。对于失去视力的他们而言,无疑失去了很多人生体验的机会:湖边的垂柳、湛蓝的天空、城市里璀璨的灯火、家人温情的脸庞,以及书本中密密麻麻的文字与电视机里翻动的画面......
  但对他们而言,失去视觉最重要的是,他们将被迫归入“盲人”的群体。这个身份由此将他们的人生框定,教育与职业将仅限于按摩等极为有限的选择,社会不再期望他们能够完成绝大多数社会需要的工作。每一个微小的努力,哪怕只是最微不足道的生活细节,甚至生存本身,都被当作心灵鸡汤的好素材被主流社会所消费。尽管这一切看起来合理而温情。
  然而,如果没有更多的身体残障,失去视觉,还有听觉、触觉、嗅觉,他们还可以运用语言。更重要的是,每一个残障人士都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个体,都渴望过上普通人的完整生活,实现个人价值,得到一视同仁的尊重。并且,这并不仅仅对于视障人如此。
  幸运的是,随着科技的发展,越来越多的视觉信息开始能被转化为听觉、触觉信息,让视障人士能够方便快速地获取。如今,普通的智能手机中最普通的辅助功能便能够让视障人士获得在互联网世界畅游的能力。
  技术的进步总远远走在社会观念的前面。在视障人士已开始走在社会观念的前面。在视障人士已开始从事从程序员到化妆师,从演员到律师,从编辑到CEO的工作的时代,如何看待残障人士的观念也应当尽快更新。不用再为他们的某个细节而受到感动和鼓舞,因为他们能做的事,早已远超出了你的想象。
 
 
残障,只是换了一种方式去生活
律师、程序员、演员、CEO,盲人能做的还有很多。
 
  丧失了视觉,盲人还能做什么呢?在内地主流观念中,视觉的丧失意味着一项基本生活能力的丧失。按摩、音乐、乞讨。似乎是为了为数不多的剩下能让盲人从事的职业或谋生手段。针对盲人的特殊教育制度也在这样的理念基础上建立起来。
  在技术条件不够发达的过去,这样的观念似乎有一定的理由。但如今,随着科技的进步,借助已经成熟的读频等辅助功能的发展,视障人士能从事的职业已远远超出了传统观念中的领域。从编辑到程序员,从化妆师到律师,从歌手到演员,今日视障人士借助技术手段和团队合作能从事的职业已得到大大扩展。
  在互联网时代,视障人士并未被抛弃。借助技术的帮助,他们一样能够从网上获取资讯、点外卖、或玩游戏。尽管仍会存在各种不便利的状况,但身体的残障越来越多地不再成为他们“悲惨遭遇”,更多的只是“换了一种方式去生活”。
 
  盲人并不落后于时代
 
  “盲人怎么用手机,刷微博?是不是有特殊手机?”“盲人怎么发表情呢?”“盲人接吻的时候......?”
  “一加一”残障人士公益集团合伙人蔡聪的微博置顶了13个常被问及的问题。在内地的刻板印象中,像蔡聪这样的残障人士常被贴上“什么都干不了”的标签。
  “关了灯不都算盲人?”谈及接吻,蔡聪反问。
  “其实,省略对视环节,伸出双手,端住下巴,嘴唇对齐,让开鼻子,同时张嘴,双唇收缩,闭嘴大吉。”被称为“段子手”的蔡聪,习惯用戏谑的方式问答问题。
     因在综艺节目《奇葩说》一辩而红,蔡聪及其倡导的观念“残障,只是换了一种方式去生活”逐渐被大众熟知。他在各类场合反复强调,失去视力只是减少了一种认识环境的角度,还有其他的感官、认识方式可以代偿。
  “网红”身份之外的蔡聪是公益基金会的CEO、杂志主编、非视觉摄影培训师。他用普通的苹果手机玩微信、上微博,用普通的电脑写字发文。
    每天清晨,蔡聪与他的同事,从北京城的各个方向聚集到南三环边上这座略显陈旧但干净整洁的小区。他们的大本营——“一加一残障人公益集团”(以下简称“一加一”)就在小区某栋楼两套相邻的单元房里。他们有的是全盲,有的是低视力,在这里从事着与大多数内地视障人士所从事的按摩职业不搭边的工作:财务、广播员、速记员、培训师、项目负责人等等。
    进入蔡聪的办公室,“叽里咕噜”的语音时常从他本人或其他同事的手机里蹦出来。这不是什么特制手机,如果你用Iphone,打开系统设置-通用-辅助功能,第一项VocieOver,选择开启。如果你用安卓手机,照例,系统设置-高级设置-辅助功能,第一项TalkBack,选择开启,便完成了语音读屏的设置。
    通过读屏软件,在手机里显示为文本的内容,会被类似siri的声音以若干倍速度念出来,标点、表情、英文也会被朗读。微信里,常用的“笑脸”“哭笑不得”“吐舌”表情,也会被描述为“眯着眼睛露齿而笑”“笑出眼泪”“调皮吐舌双眼紧闭”。声音是视障人士了解世界的另一个维度。
    蔡聪的办公桌上,有一台普通的电脑。身为杂志主编,他需要为网站、公号写稿、审稿。双拼、全拼、五笔,几种输入法,他切换自如。
    中文世界充满同音词,为方便“以听代看”的蔡聪们轻松打字,软件用了十分贴心的解决方案。比如“工艺”和“公益”,每个字在候选框里都会添加相应解释的提示,如“工人的工,艺术的艺”和“公共的公,利益的益”。
    6月7日,第一天高考结束,蔡聪临时接到写作任务。他在座椅上坐定,双手在键盘上快速敲击,搜集材料,组织语言。几小时后,这篇名为《2017高考进行时,为何使用盲文试卷的视障考生这么少?》的文章在公号发表。文章约3500字,用读屏软件“阅读”,大约需听五分钟。
    前几年,蔡聪与同事操办起“非视觉摄影”。其灵感,来自于英国一个名为“PhotoVocie”的项目,意为“图片发声”。该项目会在全球各社区,寻找里面的边缘群体,比如贫民窟的孩子、吸毒者、性工作者,让他们用影响去记录、表达自己的生活。
    在此基础上,蔡聪所在机构对其进行了改良。意在让视障人士勇于拿起相机,表达生活。“盲人对周围环境不是一无所知的,他们有自己的判断力,比如触觉的、听觉的、嗅觉的。”“一加一”创始人之一的傅高山说,他们希望用类似的行动,去改变公众心中“盲人不行”的刻板印象,“看不见,但一样能拍照。”
    与视觉摄影要求光与影的艺术不同,非视觉摄影更强调“你敢于拿起相机,拍你所思所想所感”。当然,基本的摄影技巧也需掌握,如何对目标物取景,如何按下快门,在传递理念的同时,蔡聪与同事也会教授适用于他们的基本要领。比如,在相机模式转盘上贴个小标记,以方便定位。比如,将相机放在额前、胸前,稳定机位。
    起初,很多视障人士“连相机都不敢摸”。因为从小被灌输的理念是“你别碰、坏了赔不起的。”蔡聪说,“从小被吓的。”
    蔡聪与同事会给初学者定拍摄主题,比如“夏天哪儿最热?”“你感受到的热是什么?”
  “视觉里,热要怎么拍?(可能是)大太阳。”傅高山说,但在菲视觉摄影里,“他会拍空调的外机、过街的扶手。因为那是他平时听到的、触碰到的,感受到的。”
    2012年,培训团队来到西藏。在一所盲校,蔡聪们定下了“最讨厌的——”主题。一位盲孩子来到教学楼外,对着前方一座高楼,按下了快门。“因为西藏冬天很冷,盲人要摸盲文,手必须伸出来,前面的楼房挡住了照往教室的阳光,孩子们感觉特别冷,所以认为那是‘最讨厌的楼房’。”
    类似的尝试,蔡聪做了很多。目的只有一个,传递他们一直倡导的理念,“残障不是缺陷,它只是我的一个特点。”特点的有与无,不影响他们与普通人一样,生活、工作。
    2013年,中国残障领域的第一本社群杂志——《有人》正式诞生。一位名为肖佳的江西姑娘,在一次关于“女性按摩师职场性骚扰”的征稿中,向《有人》杂志分享了自己的经历,而后与杂志主编蔡聪结缘,成了他的妻子。
 

2015年11月18-22日,一加一声波·视障伙伴中心(声波FM)举办了视障广播倡导技能大会,暨声波视障节目制作人培训。全国各地的16位视障制作人,学习了残障意识、话筒前的语言状态、新闻专题的制作、节目的创意等内容。时任《有人》杂志主编的蔡聪为视障伙伴讲解《残疾人权利公约》。
 
    肖佳也是一位视力障碍人士。高一那年,因视网膜色素变性,肖佳的视力慢慢消退,至今只有少许的光感,眼前不时出现“电视坏掉以后的雪花状,一闪,一闪。”
    失明前,肖佳的打算是报考中央美术学院。失明后,一切都被打乱,她被送到盲校,毕业后开了一家按摩店,当时,她以为那是最好的出路。
    后来,多少因为蔡聪的影响,她来到北京。机缘巧合下,认识了一位美妆老师。她重拾旧日画画的梦想,只是这次,画笔换成了化妆笔,脸颊,成了她的画布。
    盲人化妆,自需一番探索,在过去几年失败、重来、失败、再重来的范付中,肖佳总结出一套无需镜子也能完成的速成上妆法则。 
    挤出四分之一指甲盖大小的粉底液,将双手中指、无名指互相摩擦,粉底均沾。之后,四指像弹钢琴般在脸颊上快速掠过,点出密集小点,肖佳称之为“满天星”。
    眼窝、鼻窝、嘴角、发际线、耳后、下巴等容易忽略的位置,一定“点匀”。点开后,双手四指指腹轻拍脸颊,将粉底拍匀。
    为防止出汗晕妆、脱妆,用粉底刷轻蘸散粉,在手背刷匀后,自发际线往下颚角、脖子均匀地刷,左右各几次,一个服帖的底妆便完成了。
    以上全套动作,肖佳几乎每天都会重复。画眼线、着眼影、刷睫毛,她已驾轻就熟。如今,肖佳是一名视障美容顾问,通俗来讲,就是盲人化妆师。
    看不见,并不影响她的业绩,很多客人找上门,寻求肖佳的化妆经验。“将食指横在眼前,慢慢靠近睫毛根部,轻轻从下往上拨弄睫毛,找准感觉,再换上睫毛刷,刷一遍,要快。”在工作室里,她向来客演示刷睫毛的技巧。
    每个工作日,肖佳独自从南三环家里出发,换成两趟公交车至单位上班。她右手握着红白相间的盲杖,沿着马路边,有节奏地敲击路面,靠盲杖扫过地面的触觉以及不同的回音判断路面状况。左手则拖着一个近二十斤重的行李箱,里面装着她上班所需的电脑、化妆包等工具。下公交,上天桥、下天桥,过一段马路,进入大厅,再乘坐电梯至9楼。这段路,肖佳熟悉极了,每一个转弯、上下台阶,她都果断准确,没有一丝迟疑。
    失明前,肖佳就喜欢在厨房“捣鼓”,洗菜、切菜、腌肉,她早已驾轻就熟。拧开燃气灶、放锅、放油、油温上升、下菜。她不用抽油烟机,等一阵,便用手轻轻扇一扇,闻到不同层次的味道,她才能判断火候是否恰当以及菜品的生熟程度。
    与所有女生一样,偶尔她也网购。手指在屏幕上快速刷过,伴随着读屏软件“叽里咕噜”的语音提示,选定商品,放入购物车、提交订单、付快购买、一气呵成。

本文摘自凤凰周刊,如需订阅,请点击下面链接按钮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上订阅联系方式

《凤凰周刊》网上订阅

淘宝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阿里巴巴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Q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凤凰周刊》读者群
120461611
网上订阅支付方式
网上订阅汇款方式

1、银行划款

  • 开户名称:
    珠海凤凰星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 汇款帐号:
    2002 0267 0910 0004 875
  • 开户银行:
    工商银行珠海市旺角支行

2、邮局汇款

  • 收款单位:
    珠海凤凰星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 单位地址:
    广东省珠海市人民西路86号
  • 邮 编:519075

3、支付宝支付

电话联系订阅方式
  • 收订单位:
    珠海凤凰星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 单位地址:
    广东省珠海市人民西路86号
  • 订阅热线:
    400 6060 753 / 0756-2602588 / 2531788
  • 24小时业务咨询(陈经理)
    手机:13392956388
    QQ:909715189
    24小时业务咨询(赵经理)
    手机:13923367839
    QQ:1551580266
  • 大客户订阅咨询(胡站长)
    投诉监督建议(胡站长)
    手机:13824137388
    QQ:845322688
    邮箱: szfh16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