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周刊 - 订阅从此开始!
 

凤凰周刊订阅官网

今日热门: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时政、财经 >

京东劫?

时政、财经 |时间:2018-11-30 14:30 |来源:凤凰周刊点击:
 
 
两个月后,搜索引擎输入“京东”,得到的消息已是一片祥和,战略合作、促销信息、新业务上线,好像两个月前的事情完全没有发生过。
2018年9月2日,“京东CEO刘强东在美国明尼苏达州因涉嫌性侵女大学生被捕”的消息瞬间引爆网络。
在公众纠缠在丑闻、圈套、私生活,跟进每一个来自大洋彼岸的零星消息时,京东股价也如惊弓之鸟应声下挫,一个月的时间,京东股价跌去近20%。但不得不提出的是,很难完全把股价下跌、市值蒸发完全归咎于刘强东的个人原因,毕竟阿里巴巴等科技股的美股曲线也被认为进入“调整区间”。
截至记者发稿,刘强东事件仍未有最终结局,人们的兴趣开始转向更多更新的谈资,但这只靴子迟早会落下。正如此前外界的普遍担忧,没有二号人物的京东,被刘强东牢牢把控的京东,要怎样应对这次高风险事件?

“中年危机”

刘强东在2014年京东集团年会上主题演讲,回顾十年发展历程时,题目是《从“牛”到“伟大”》。
“我创业之初的梦想,是能够做成一个伟大的企业,是能够代表这个国家、代表这个民族,是能够让每个中国人一提起来都为之骄傲和自豪的企业。”这篇演讲稿,被收录在2015年出版的《创京东》一书,该书内容为刘强东亲述的创业之路。
这家2004年从中关村走出来的电商平台,当时“对电子商务一无所知”的平台,现在成了电商自营领域的头部。
2014年,京东电商平台创立第十年的时候,在美国上市,当时以融资17.80亿美元,打破中企海外上市纪录。
当时的报道中称,“尽管这家公司还没有盈利,但投资人看好其包括物流和配送的资本布局。”
很长一段时间内,京东被亏损的问题缠绕,在最初的几年,外界对于利润、对于自建物流的重模式等种种质疑,始终没有消除。但随着京东上市,并逐渐把中国互联网三巨头“B(百度)A(阿里)T(腾讯)”的说法,切换成“BATJ”,外界在这方面的质疑声在不断减弱。
人们开始把京东跟阿里比较,从各个方面比较,两家公司在每一个购物节较劲,喊话,嘲讽。以前人们要防“剁手”的日子是淘宝打造的“双十一”,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还加上了京东营造的“618”。
双方从线上打到线下,一边是阿里的新零售,一边是京东的无界零售。
原本在刘强东的预想中,从2014年到2024年的第二个十年会出现的三件事中,有一件就是“京东将成为世界级的零售企业”,然而在第二个十年即将过半的时候,问题来了。
“困局”、“失宠”,这样的词开始在2018年出现在京东的前面。
今年8月份发布的京东第二季度财报显示,京东的净利润为4.781亿元,相比于上年同期的9.765亿元下滑51.04%。“从经营数据来看,虽然有“618”促销,但是二季度京东商品交易总额(GMV)增速却几乎同上季度持平,显示出GMV增速乏力。”不少分析都下了这样的结论。
易观数据显示,京东2018年第二季度的全国电商市场份额为26.2%,这一数据在2017年同期被指“飙升”、“大涨”至32.9%,还一度出现“超越天猫需要多久”的讨论。
电商行业分析师李成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解释为运营亏损、加大技术研发投入费用和投资巨亏。而技术研发的大量投入,在2017年2月的年会刘强东宣布未来十二年京东将坚定地朝着技术转型时,就已经开始。
如果说,净利下滑可以延续此前多年不盈利的解释——持续布局的话,那么投资者的动向,就很难让外界有积极的理解。
2010年以3亿美元投资京东,创下国内早期互联网企业单笔投资量最大纪录的高瓴资本,在2018年二季度的持股报告中,把一季度持有京东股票市值的14亿美元数据,改写为7亿美元,持仓比例也从京东2014年上市时的11.32%下滑至今年二季度末的1.47%。早在京东一季度业绩报中,原本股权占比6.8%的高瓴资本并未出现在主要股东之列,就已经引起了外界的种种猜测,二季度的操作更让人担忧资本已经开始标示下一步的方向。
减持京东的同时,高瓴资本加仓了阿里巴巴约9亿美元,持仓总额升至约12亿美元,将其放置在持仓股第一位。
一篇报道中称,“至于京东,尽管它是高瓴资本一战成名的杰作,且由此将其送入与红杉、IDG并列中国顶级私募股权投资机构行列,但出身耶鲁的张磊肯定更清晰华尔街的逻辑演变,而这,往往意味着下一步的进与退。”
如果阿里是一直以来的对手,被相互比较已经成为日常,那么来自拼多多的冲击,是京东不愿承认的尴尬。
7月26日晚,拼多多登陆美股。上市首日,拼多多股价暴涨40%,以300亿美元的估值成为仅次于阿里和京东的电商平台。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拼多多连续12个月成交总额达到2621亿元,年度活跃买家3.44亿人,无论有多少山寨、假货、质量差等负面评价缠身,这家成立仅三年的公司,刷新了最快上市纪录。
不仅如此,一直想在电商领域构建有利抓手的腾讯,几年来期望通过与京东的合作与阿里抗衡的腾讯,同样出现在拼多多的最新一轮融资的领投方。
据最新的媒体报道称,腾讯在QQ钱包内为拼多多设置了流量入口,微信钱包九宫格页面“限时推广”下也出现了拼多多小程序,有媒体将此解释为对拼多多的“优待”。
对于频繁与拼多多被迫同框的情况,刘强东表示,拼多多在用户群体和产品质量上和京东都不在一个Level。
在他强调与这家风头正劲的平台的区别时,摩根史丹利(Morgan Stanley)、花旗银行(Citibank)、八六证券(86Research)等多家海内外知名投资及券商机构的报告中,出现了“京东增长已经出现疲软”的类似表述。

一号人物的风险

不仅是大股东,在二级市场上,从年初开始,抛售京东股票的消息就不断传出。
黑天鹅事件的出现,加剧了此类消息的频率和描述的程度。
消息称,8月31日(周五),刘强东被美国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警方带走调查,次日获释。京东方面在9月3日确认此消息,强调“没有任何指控,也没有被要求保释”,并称“刘先生已经回到中国正常开展工作。”
9月3日(周一)是美国劳动节假期,美股休市,9月4日(周二)京东美股开盘下跌,随后,花旗集团将京东纳入“负面催化观察名单”(Negative Catalyst Watch)中,与京东创始人“刘强东事件”不无关系。
二级市场的抛售趋势愈加明显。9月5日,京东股价收盘报价26.3美元,下跌10.6%,公司市值跌至380亿美元。据悉,该跌幅创出京东美股上市以来的单日最大纪录。

 
 
随着案情的更多信息的披露,美国当地时间9月24日,京东开盘跌近5%,盘中跌幅最大达8.14%,收盘报24.51美元,跌幅达7.47%,相关统计称,此点位已经刷新2016年11月以来的最低点,京东股价2018年已下跌超40%。
如今再看,那个时点并不是结束,虽然受到整体市场的影响,但不得不承认,“创始人事件”始终是一只没有落下的靴子,负面影响并未消失。
目前案件并没有进一步的结果,虽然外界随后有了仙人跳、阴谋论等种种推断,但无论事实如何,作为一家典型的强势创始人的企业,关键人物的行为给企业发展带来的风险,已经显现。
《创京东》一书中有这样一段话,“在京东董事会,要么你说服我,要么我说服你,如果谁也不能说服谁,就投票。9个席位,刘强东代表5席。这是游戏规则。我问刘强东,投资人给了你几十亿美元,有的没有投票权,为什么?他回答,因为我股份少,如果你有投票权,他有投票权,这个公司就没有人做决策了,大家意见不一致,你提的意见他否决了,他提的意见你否决了,这家公司就乱成一团糟了。”
“如果没有刘强东的独断专行,就没有现在的京东,很长时间里,京东的会议讨论,事实上是刘强东的一言堂。”书中写道。
2017年京东集团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2月28日,京东集团CEO刘强东持有京东集团15.5%股权,拥有79.5%的投票权。
创始人刘强东对京东的掌控,已是业界都已知晓的事情,而刘强东自己,在此前的多年也并不避讳。
2016年,在央视《对话》节目中,刘强东曾称:“如果不能控制这家企业(京东),我宁愿把它卖掉。”
对于一直以来的高度控制,刘强东并不是没有意识到应该有所改变,而且已经付诸过行动。
在2014年1月集团年会的演讲中,刘强东说他创业之初的梦想,是能够做成一个伟大的企业,其中就提到,“迄今为止,全世界还没有哪一家过千亿的企业,一个首席执行官说走就可以走,说去美国上课就立马可以上半年的课,没人能做到。之所以这样做,我就是想看看在10年即将结束的时候,京东的管理系统的基础到底怎么样。”
据悉,2013年5-6月大部分时间,刘强东都在国外学习。2013年8月他又去了美国,在哥伦比亚大学游学,其间大概有4个月,完全没有回国。
但业界也同样有这样的调侃,一篇报道中这样写道,“一天早会,有同事刚宣布一项产品将上线,电话里就突然传出刘强东的声音,他没有向大家打招呼,而是直接提出有些细节需要改进,并要求立即落实!在座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原来老板在美国也会听早会。”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京东内部的公司条款规定,董事会不得在刘强东未出席的情况下,召开正式会议。也就是说,没有刘强东在场,京东的董事会就无法正常开会。
“在京东集团现有的架构中,刘强东持有大约16%的京东股票,但是他的权力通过加权投票权被放大。刘强东拥有近80%的投票权。按照京东规定,只要刘强东还是董事,京东董事会就无法在他缺席的情况下作出有约束力的决定,除非他出席,不管是亲自出席还是通过电话会议。这意味着刘强东即便在牢里也保持对京东控制权。”盈科全球合伙人郭韧认为,“这种极端以个人影响力决策的机制,一旦一号人物出现风险,将导致董事会僵局或者根本无法形成有效决议,影响公司的经营管理从而进一步影响公司整体价值。”
而外界最担心的就是,京东并“没有二号人物”。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称,“‘70后’的刘强东正值壮年,他可能并没有要培养接班人的想法。而目前京东的管理层虽然有很多能人志士,但还没有看到在一号人物出现问题时,能够迅速补位的人物。”
“关键人物决定着一家企业的风格和态度,这在世界企业的发展历史上极为常见。从19世纪中期最早的企业出现开始,核心创始人的决定性影响就一直存在。”上游财经专家顾问江瀚称。
1985年春天,苹果电脑的董事会决定解雇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随后苹果经历了被外人评价为的失落的十年,所以不得不在1990年代重新请乔布斯回来。”江瀚说,但是这种强有力的关键人物带来的另一面就是,企业会与关键人物出现的风险高度关联。“今年6月,星巴克创始人兼执行董事长舒尔茨(Howard Schultz)宣布辞职,但很快人们发现他的继任者接手起来困难重重。”
知情人士称,虽然“刘强东事件”会对企业的风险评估、品牌甚至是内部士气带来负面影响,但是短时间内不会影响到京东的股权架构,京东完全可能通过内部调整来应对“刘强东事件”可能造成的风险。
“从国际上的经验来看,”郭韧说,“如果一号人物出现高风险,董事会通常会设置替补方案,比如由二号人物进行决策,或者根据董事会召集程序和表决程序进行投票,选举新的一号人物主持公司大局。美国证券法在公司治理标准方面属于比较宽松,没有强制规定董事会的决策程序、流程以及相应时间,因此,大多还是以各公司自己的章程约定为准。”

大佬几人知进退?

今年9月10日,一封公开信,马云宣布2019年9月10日起他将不再担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届时由现任集团CEO张勇接任。受此消息影响,港股的阿里系多数下跌。
据悉,从2007年开始,马云就有意培养公司的接班人才。2009年,阿里巴巴建立合伙人制度。2013年1月15日,马云宣布,将于2013年5月10日起卸任集团CEO一职。
很多媒体引用了长年关注中国商业世界的胡润对此事的看法,“华人企业家有个传统,他们几乎没有真正退休、淡然放弃企业责任的,大多数都好似李嘉诚这般,做到底,做到死。而马云还很年轻(54岁),这个退休年纪在我看来是难以想象的。”
也有人并不相信,马云会真的不再是阿里核心。但不可否认的是,无论马云是否真的事实退休,阿里都已经有了接班人。
“很明显,外界在提到阿里时,二号人物就是逍遥子(张勇),这点毫无疑问。”分析人士称,“但京东,我们脑海中却没有办法找到这样的名字。”
不仅是阿里。
2016年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丁磊和马化腾被问到关于企业交接班的问题。
虽然网易CEO丁磊笑称自己还年轻,但他谈到,“交接棒的问题核心是授权问题,网易很早就做了准备,很早就去思考如何去培养,网易已经做出了一些成果,比如阴阳师团队。“网易过去在反思整个公司的管理机制,现在在我的授权下做得更好。”
马化腾称,腾讯的人才厚度比较厚,有5个创始人,还有中途加入的人,都是创始人的心态,他特别提到了张小龙。他说,腾讯很注重人才梯队交接班,不仅是高层,中层也是一样,不会让一个人完全决定某个业务的生死,而是关注团队建设。“腾讯的发展历史形成一个优势,让腾讯比较民主,不会出现一言堂。”
创始人是一个强有力人物的企业,都在面临接班人的问题,但顺利地找到二号,早做打算,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BATJ”的“B”百度,上半年刚刚经历了二号人物风波。
今年5月18日,百度通过内部信宣布,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陆奇由于个人和家庭原因,无法继续全职在北京工作,从7月起不再担任上述职务,转任集团公司副董事长。
这位被称为百度“二号”高调入场的人,不到两年的时间,悄然离去。
2017年1月,百度宣布陆奇加入,陆奇和李彦宏并坐出现在媒体面前。据报道,李彦宏称自己今后将只负责公司的战略、文化的塑造、人才培养之类的事情,所有业务都在陆奇手上,百度集团其他业务负责人则全部向陆奇汇报。
当时的见面会就有提问:百度给陆奇开放的权限很高,李彦宏是不是打算彻底放权。
“以陆奇的能力是完全可以承担百度的所有业务的,管理、运营都没有问题,这一点我非常有信心。”这是当时百度一号李彦宏的评价,这也许也是外界认定百度“第二把交椅”人选落定的原因。
如今,一切恐怕要重来。
“谁似浮云知进退,才成霖雨便归山。”古人常用此来慨叹自己仕途的道理,在商界也同样适用。

 

本文摘自凤凰周刊,如需订阅,请点击下面链接按钮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上订阅联系方式

《凤凰周刊》网上订阅

淘宝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阿里巴巴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Q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凤凰周刊》读者群
120461611
网上订阅支付方式
网上订阅汇款方式

1、银行划款

  • 开户名称:
    珠海凤凰星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 汇款帐号:
    2002 0267 0910 0004 875
  • 开户银行:
    工商银行珠海市旺角支行

2、邮局汇款

  • 收款单位:
    珠海凤凰星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 单位地址:
    广东省珠海市人民西路86号
  • 邮 编:519075

3、支付宝支付

电话联系订阅方式
  • 收订单位:
    珠海凤凰星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 单位地址:
    广东省珠海市人民西路86号
  • 订阅热线:
    400 6060 753 / 0756-2602588 / 2531788
  • 24小时业务咨询(陈经理)
    手机:13392956388
    QQ:909715189
    24小时业务咨询(赵经理)
    手机:13923367839
    QQ:1551580266
  • 大客户订阅咨询(胡站长)
    投诉监督建议(胡站长)
    手机:13824137388
    QQ:845322688
    邮箱: szfh168@qq.com